白山落雪落山白

随便写写,你们随意看看。

摸一个献吻的连连和懵逼的荒总。

【ABO】 【发情梗】

我考试回来了。
为了补偿我消失了这半个多月。
我会把不撩不会被操的车开完并且在写一篇。
来啊带你们上车。
首先这只是个脑洞。
大纲就是酒吞发情,操茨木。
私设天乾吞 泽兑茨。
一操就是七天。
没有内容,就是H。
其实就是想看茨木被酒吞操的说不出话,只能小声的嗯嗯嗯。
没人写就自割腿肉。
以上。

#不撩不会被操#

#酒茨# #不撩不会被操#  #ooc慎入#

待酒吞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见山兔吵吵闹闹的声音“茨木大人你别跑啊,辫子要松了!哎呀!花环都掉了!”

酒吞纳闷“茨木?辫子?花环?”正想推门进去怀里就结结实实的撞进了一个人。

在寮里这几个月里,茨木觉得他的妖生要被刷新了,开始觉得山兔很可爱的想法是从哪来的?茨木想着躲过了山兔套过了的花环,并不在意编的整整齐齐的头发散乱了一后背,刚打开门就撞进了人怀里,茨木嗅了嗅“这人身上的味好像吾友啊,啊!衣服也像!我操!脸长的也一模一样!”想着酒吞茨木整个人都难过了起来。

茨木一边碎碎念一边往院里走“不可能,吾友是不可能在找吾的,一定是吾眼花了,去找晴明看看吾的眼睛吧,是不是活的太久眼睛也不好使了....”

酒吞揉了揉被茨木撞疼的下巴,看着怀里的人儿眼神一点点从自己身上移到脸上,看到自己的时候眼睛还亮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整个妖都蒙上了一层难过的气息,一把拉住想往回走的茨木,捏住人的下巴。

“茨木,你长胆了啊,敢从本大爷身边离开?本大爷允许了吗?”酒吞看着人慌乱的神情,突然笑了。“本大爷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茨木看着眼前朝思暮想放大的脸慌乱了手脚,听到酒吞这样说到是松了一口气,整了整情绪对着酒吞一脸认真“吾....酒吞,抱歉让汝大老远的来找吾,吾...在晴明这挺好的让汝费心了。”茨木看了眼酒吞“吾已经正视了自己的感情....吾以后绝对不会再纠缠汝了!绝对不会了!抱歉以前给汝带来了烦恼和困扰,真的很抱歉。”

酒吞看着眼前礼貌而疏远的茨木觉得哪不对劲,不,是非常不对劲。

这边晴明听闻酒吞来抢茨木,带着一票式神涌了过来,首当其冲的护茨大队长姑获鸟。到了门口发现两人气氛不对,晴明使了个眼神示意童男童女拖住姑获鸟。

看着两人尴尬的气氛,晴明在众式神眼神杀的逼诱下开了口“.....酒吞童子,你这次远道而来,是为了什么事呢?”晴明蔽了眼茨木。“还是说,为谁而来?”

酒吞咬牙切齿的把茨木楼怀里,低头在人耳边吹了口气“这些账我们回去再算”说完还在茨木耳边舔了一下,引的怀里人一个颤栗。抬头对呆住的晴明众人“茨木我就带走了,多谢你这些天的照顾,本大爷会给你报酬的。”说完捏了个妖术搂着茨木不见了。

回过神的晴明对着白烟挥了挥拳头“你当我这是万事屋啊!给钱我也....”算了吧,不要为难钱了。晴明对着一众式神叹了口气“走吧走吧,都别杵在着了,你们的茨木哥哥,恐怕是回不来了。”

山兔抱着给茨木编的花环喃喃“我还没来得及给茨木哥哥带上去....”孟婆看山兔要哭,连忙把山兔抱在怀里“别哭啊兔兔,以后你给我编好不好?我最喜欢你编的花环了。”山兔抽抽噎噎的把脸埋在孟婆怀里“呜,茨木哥哥不要我了,还是你最好。”孟婆摸着山兔的耳朵对着酒吞离开的方向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还是多谢你了啊酒吞童子”

酒吞捏了妖术闪到了自己府邸的院内,捏了捏茨木对着自己发呆的脸“怎么了?迫不及待了?”

茨木闻言涨红了整张脸“没有!吾....吾只是太久没来,多看了几眼....而已。”

看着人嫣红的脸酒吞觉得,不做点什么对不起茨木撩自己这么久,想完便把人拦腰抱起。

茨木大惊连忙挣扎“吾友!快把吾放下来!汝是鬼王怎么能做这种事!”

酒吞拍了一下人的屁股“在乱动我现在就办了你,你可是未来的鬼后,本大爷抱自己的鬼后怎么了?谁敢有意见本大爷杀了他!”

茨木脑子里炸成一片“刚才吾友说了什么?说...说吾...吾...吾是鬼后?吾听错了吧哈哈,吾友怎么可能喜欢吾?”

酒吞快步走向自己的寝宫,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寝宫这么远。到了门口,一脚把门踹开,把沉迷自己世界茨木扔在床上。

车开完了,明天发。容我捣鼓捣鼓链接。
我就是卡在这你打我啊略略略。

#不撩不会被操#

#酒茨# #不撩不会被操# #ooc慎入#

茨木蹲在晴明门前已经好一会儿了,一直在犹豫该怎么开口,他已经欠这个人类阴阳师一个人情了, 不能再麻烦他一次吧?
茨木一直沉寂在自己进去还是不进去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晴明放大的笑脸。

“怎么茨木童子?”是晴明略带担心的语气。

茨木被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来人是晴明,不好意思用手抓了抓头发“啊...是晴明啊,抱歉吾耽误汝出去了吾现在就离开....”

晴明扶住慌乱的大妖,心想这个傲娇的大妖不会平白无故的来找自己,来了一次也是为了酒吞童子,但看大妖脸上的表情...好像麻烦的事不是关于酒吞童子?于是晴明决定开口问问“没有茨木童子,我不打算出去,我看你在门口蹲了许久一定是有什么事情?”

茨木动了动唇,不知怎样开口。难道他要向一个人类说自己被吾友赶出来了?而且...再也不能去用挚友的身份去找吾友谈天说地了....

看着眼前突然情绪低落的大妖,晴明突然慌了阵脚,记忆仅有对茨木的印象还只停留在帮茨木寻找酒吞童子,那时的茨木眼睛是明亮的,提起酒吞的时候仿佛眼泪装进了千万星光。现在的茨木眼睛里再也没有了那种光芒。也许...还是关于酒吞童子?于是晴明拉着情绪低落的大妖进了寮。

待茨木从低落的情绪回过神来的时候,旁边已经围了一圈女式神,拖住往自己头上带花环的山兔,站起身的时候觉得头发比往时重了许多随之是一阵嘟嚷“啊....软绵绵!软绵绵!比番茄还要软绵绵!”

看着茨木不知所措的表情,三尾狐掩口笑了笑,伸手把跳跳妹妹从大妖的头发理拖了出来,看着眼前比传闻中柔和许多茨木,三尾狐上前理了理茨木被弄乱的头发“没想到茨木童子大人也有这样的一面呢”

被三尾这样一说茨木才发现自己和原来不一样了,被编成三股的头发垂在身后,头上的娇艳欲滴花环印着茨木英俊脸庞多了一丝柔情,把山兔放在地上,看着莹草举着大蒲公英的样子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转头正想问晴明的时候听三尾说“哦呀,茨木童子大人,晴明大人以在里面等候许久了哦”

向三尾道过谢,茨木穿过众女式神的时候被山兔抱住了大腿“茨木哥哥你不要走”茨木蹲下身摸了摸山兔柔软的大耳朵“茨木哥哥不会走,茨木哥哥一会儿就回来好不好?”三尾连忙抱起山兔“抱歉,茨木童子大人,是山兔逾越了”茨木摆了摆手“汝不用在意”。

等走到内室的时候,晴明已经和博雅喝了两杯茶了,看到茨木走来示意他坐,给茨木到了杯茶。

茨木对于人类的食物向来没有什么印象,自己向来是以人肉为食,人血为茶,从未吃过或喝过人类的食物,端起那小的可怜杯子喝了一口。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喝,入口的时候有点苦,后味却是甜的。喝惯神酒的茨木觉得十分新奇,不仅多喝了几口。

“咳”晴明忍不住的打断了兴致勃勃的大妖。

听到晴明的声音,茨木红着脸放下了杯子整理了自己的情绪,叹了口气缓缓开口“安倍晴明,吾此次突兀的来给汝带来了麻烦十分抱歉”

晴明摆了摆手“无碍,茨木童子,你此次来是为何事呢?”

茨木突然想起酒吞怒气冲冲的声音“你不嫌恶心本大爷觉得恶心,赶紧滚!”不仅暗了神“吾...想在汝这儿借住几宿...汝不用担心,待汝找到了栖身之处,就立刻走。”

晴明思索了一会儿“借住是可以,但你是大妖,委身在我这儿不嫌委屈?”

茨木闻言苦笑“吾怎会委屈,吾...已经无处可去”
晴明“.......一会儿三尾会带你去你的房间”

茨木从晴明屋里出来就立刻被女式神围了一圈,跳跳妹妹一个飞扑扑向茨木的头发“软绵绵!”

茨木被猛的一扑差点摔倒,还好莹草伸手拉住了自己,茨木感叹“小小草妖,看起来弱不禁风力气却挺大”想伸腿出去透透气发现自己两个大腿被抱住了,低头一看是山兔和童女,不禁好笑的蹲下身“这么喜欢茨木哥哥啊?”童女和山兔点头“最喜欢茨木哥哥了”茨木把两个小家伙抱在怀里,看着晴明院里的樱花树,看着追逐打闹的式神们,想着,就这样也挺好。

好久身边没有这么安静了。酒吞想着“好久没有看到茨木了”

“啧,茨木那个烦人的家伙是怎么回事?”酒吞抓过给他送酒的小妖恶狠狠的问“茨木童子去哪了你知道吗?”
“我我我我.....我不知道”小妖在酒吞手里瑟瑟发抖,觉得自己大概要死,艰难的说“不是...酒吞大人...咳...让茨木大人....走的吗?....咳咳....怎么....又来找...茨木大人?”

酒吞冷着脸不吭声,一把给小妖扔在了地上。小妖以为自己捡回了一条命,连滚带爬的跑走了。没跑多远,酒吞召唤酒葫芦,一下瘴气给喷死了。

酒吞冷笑“我和茨木的事,还轮不到你们来管”
听了小妖的话,酒吞动了几百年不用的脑子来理自己对茨木是一种怎样的情绪。

茨木跟了自己有了几百年,整天吾友吾友的喊也从不见他烦,有时自己回应他一两句,他的眼里好像能放出光芒,身后好像有条大尾巴在晃来晃去。自己也不是看不见茨木眼里的爱意,只是那些爱意看久了无人说,整天还不知死活的撩自己,想要进一步的时候茨木懵懂的眼神,酒吞就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打了一棒。

酒吞理清了自己对茨木的情感后觉得更烦躁了,现在茨木不见鬼影,问也问不出来头绪,到哪去找呢?

有了,去找那个该死的阴阳师吧。或许他能帮本大爷找到茨木。
tbc

#不撩不会被操# #ooc慎入#

一.
在大江山的传闻里,鬼王酒吞是个阅女无数,夜夜笙歌的男人,不,男妖。
可并不是传闻中的那样,我们的鬼王,酒吞童子,是个性冷淡。
“吾友!吾友!”远处传来茨木的兴致勃勃声音。
“啧,又来了,真烦啊。”想着酒吞翻了个身。
“吾友!今日汝与吾一战吧!赢了吾吾的身体就与你支配了!”
“不要吵着我睡觉茨木,不要靠近我,也不要想做任何事。”
“为什么啊吾友”说着茨木向酒吞靠近了一大步“是怪吾来晚了吗哈哈哈哈话说吾刚才来的时候看见大天狗抱着妖狐往东边飞去大天狗的脸黑的像锅底可怜那只小妖狐一直在说什么吾没听清....”渐渐的茨木声音小了下去“吾友,汝睡着了吗?”
“.......”
茨木低头看了眼酒吞暴露在外的窄腰和腹肌咽了口唾沫,伸爪去摸,刚把鬼手放在酒吞腰上就被人按住,并拉开了一段距离,随之而来的是酒吞的怒吼。
“本大爷不是说过不要靠近我吗?你在干什么茨木?”
“吾...吾友...汝不是睡着了吗?”
“有你在身边本大爷怎么能睡着?还有你的手在干什么?不想要了?”
“吾...吾只想靠近汝...”
“靠近我你就把手搁在本大爷的身体上?你不觉得很恶心?”
“吾...不觉得...恶心...”茨木看着眼前怒发冲冠的人突然间愣了愣,这是以前那个不可一世的酒吞吗?虽然以往酒吞对自己的口气也不好,但从未向现在这样,是吾友发现自己对他的感情了吗?恐怕是吧,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不,男妖,都不会接受同性相爱吧。
酒吞看人楞住更加不耐烦了“你不觉得恶心,本大爷觉得恶心!赶紧滚!不要出现在本大爷眼前!”
被酒吞的怒吼拉回现实,听到酒吞这样说茨木苦笑“吾知道了,吾不会出现在汝眼前了,吾友....保重身体。”
酒吞一愣,以往说的在难听茨木都会笑嘻嘻的凑过来再说一大堆奉承的话,今天的茨木,好像哪里不对劲。
茨木说罢,隐了身形走了。
看着白色大妖渐渐隐去的身形酒吞也没了喝酒的心情,随手把酒碟往旁边一扔,靠在酒葫芦身上就阖了眼,想着明天茨木就应该会在找自己吧,本大爷才没有想他呢。
这边茨木从酒吞那儿出来,就一直昏昏沉沉的走,路上的小妖看大妖低沉的气息也不敢靠近。茨木绝望的想“怎么办呢?吾友再也不要吾靠近他了,吾再也不是他的吾友了,吾....再也不能喜欢他了...”想着大妖喉里发出一声难过的低吟。
“吾去哪呢?”大妖突然想起了那个身着蓝色狩衣的阴阳师。
“既然吾已经无路可去,就去他那借住几宿吧,等找到了地方,在走...也不迟,至少那个阴阳师的寮,离吾友的大江山并不远。”
tbc.

#一人我饮酒醉#

#阴阳师版一人我饮酒醉# #腐向#
一人我饮酒醉,酒吞压倒茨木睡。
两眼是独相随,天狗阿崽他双双归。
草总,一声握草。
山兔,蹦蹦跳跳。
姑姑伞剑。
小黑一回。
教你从做人。
说茨木,我痴汉笑。
酒吞,把茨木抱。
一声吾友。
一喊千年。
只怪他迟钝。
战神首无,他冷声笑。
一次暴击让你叫爸爸。
灯姐妖刀一目连。
天狗已经脱单了。
荒川之主小鹿男。
种族不同怎相恋。
深柜酒吞直男茨。
谁攻谁受有所谓。
他作死几回操几回。
阎魔殿,霸道御姐。
面瘫判官他似傻缺。
阎魔动情千万年。
他毫无所动冷入冰。
鬼使黑白前世情。
百年之后才相见。
我喊声弟弟行不行。
红叶,她痴情种。
清明,他装糊涂。
博雅他一发入魂生子。
你就没有戏。

#王者荣耀# 吕布x赵云 ooc
农药里有个不可告人的传说,说每对情敌组上辈子都是相爱相杀的一对儿情侣。
这话不知怎么滴就传到了吕赵耳朵里。
正在吃瓜的绿布同志表示没有听过情敌组。
正在挑选今天带什么色发带的云妹儿表示没听过。
一局排位,巧了我们绿布同志和我们云妹儿在一组。
刚开始俩人并没有注意同组女英雄看他们的眼神,在第三次跟吕布一起走上路听到草丛中传来的小声讨论,吕布帮他挡伤害时的尖叫,更加遗憾了。
直到吕布死在了他身边。只听路过的貂蝉说“子龙哥哥,哎,你说你跟奉先好就好了为什么还装作双方不认识的样子?难道这就是你们秀恩爱的方式?”
云妹儿“???我什么时候跟吕奉先好了我怎么不知道?”
貂蝉“你就装吧,现在都知道你俩处了。”
吕云“???”
推爆敌方水晶后,吕布准备找赵云谈谈心,觉得不能让大家这样误会下去了。刚想问旁边装作路过的几个女英雄见过赵云没有就抬眼看见站在传送口的赵云。
说真的,吕布心想“赵云真他妈好看啊,湛蓝的瞳孔似冷非冷,高挺的鼻梁,轮廓不深不像自己,四季都是红艳的嘴唇好想咬一口”呸,我他妈在想什么。吕布赶紧打断自己的想法,抬手招了招,并肩和赵云回去了,还自动屏蔽了背后的尖叫和粉红色的背景。
一路上尴尬的沉默着。
绿布率先打破了这种很GYA的气氛“那什么,赵云?”
我们不知所措的云妹儿“嗯...嗯?”
还是很尴尬的绿布“今天你...也看到她们的...情况了?好像是因为我们?”
一脸茫然的云妹儿“我们怎么了?”
有点做鸡的吕布“就是那个什么!”
懵逼的云妹儿“什么啊?”
很做鸡的吕布一把搂住我们持续懵逼的云妹儿“就是我们贴的很近,她们就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木若呆鸡的云妹儿靠在吕布的胸口,听着吕布的心跳动也不动。
吕布问了半天没人应,把赵云拉开一看,看人脸上面无表情却从耳朵红到了脖子的模样觉得很心动。
吕布觉得自己要栽。
想看后续宝贝儿扣1。
我他妈怎么吃的都是冷cp?蹲在坑底瑟瑟发抖。
晚安。

请大家脑补蓝二哥哥一脸“我想天天”的表情喊魏婴。

#王者荣耀#  #一句话的cp# #BL BG向#
1.李元芳“狄大人,下个月的工资评定请对我温柔点。”
狄仁杰“嗯,我会对你的工资温柔,也会对你温柔。”

2.庄周“蝴蝶是我,我就是蝴蝶。”
扁鹊“蝴蝶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3.李白“今朝有酒今朝醉。”
兰陵王“你下半辈子的酒,我包了。”

4刘邦“不客观的说,我是个好人”
韩信“你是我的人。”

5.孙尚香“大小姐驾到,通通闪开。”
刘备“好的老婆,遵命老婆。”

6.小乔“小乔,要努力的变强!”
周瑜“老婆并不需要变强,你站在我身后就好。”

7.荆轲“不是你记忆中的荆轲,但致命的程度没两样。”
高渐离“老婆好帅!”

8.貂蝉“想欣赏妾身的舞姿吗?”
吕布“谁敢看我老婆?!”